社区

桥头香菇能否“撑竿跳”

发布日期:2021-06-19 21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今年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,眼下,正是关键时刻。

  习总书记非常重视产业扶贫,今年几次调研中,都特别强调,“小木耳大产业”“小黄花大产业”,一定要保护好、发展好,让它们成为乡亲们致富的好门路、变成群众的“致富花”。

  小木耳、小黄花为什么能成为大产业,泰州更多的农产品如何产业化品牌化?今天起,我们与市农业农村局和市社科联一道,从一村一品入手,联合开展乡村微调研,挖掘好的做法,关注短板弱项,提供专家观点。

  此刻开展这项调研,还有更深远的考量。脱贫摘帽不是终点,而是新生活、新奋斗的起点。习总书记强调,要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。接下来,要把乡村振兴这篇文章做好。

  实践告诉我们,产业兴则乡村兴,无论是巩固提升脱贫攻坚成果,还是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实基础与强力支撑,兴产业都是首要的,它是源头活水,是长久之策。

  在实现全面小康、走向乡村振兴的新征程中,一个转换农业发展新动能、以农村产业融合带动乡村振兴的时代已经来临。未来,村村“致富花”如何开得更艳、在乡村振兴中发挥更大作用,应当有实实在在的谋划,要有新的视角、新的思路、新的办法。

  调研中,我们将更加关注特色产业和新兴业态,关注农旅结合、农网融合、一二三产业融合,探寻如何在巩固其生产功能的基础上,尽可能挖掘景观、文化、科普、教育、康养、休闲、旅游观光等功能,通过产品创新创意、业态创造组合,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条,实现更高价值。

  我们将进一步锤炼脚力眼力脑力笔力,呈现“在现场”身姿,进行“有价值”思考,追求“最优质”表达。

  是姜堰区原桥头镇(2019年底并入三水街道)的特色产业。在食用菌合作社引领下,从几家几户种植发展到现在150多户,种菇面积超过1500多亩,年销售收入6000多万元,菇农每亩年纯收入1.5万元至2万元。如今,这里已成为省内最大的香菇种植基地,香菇产业成了实实在在的富民产业。

  8月14日,又一个高温天,位于姜堰区三水街道桥头村的红陈食用菌合作社少了往日的热闹。

  6月份刚卖完春菇,下一轮秋菇要到10月底采摘。这是一年中相对较闲的时候。

  然而,红陈食用菌合作社理事长陈余红并不清闲,当前是食用菌制棒和养菌期,菇棚里,堆积如山的圆柱形菌棒正悄悄“孕育”着新一茬希望。

  “香菇收成如何,制棒是关键,其中的技术细节很多,容不得马虎。”陈余红说。

  68岁的村民李蛇喜在合作社菇棚里帮着照看菌棒,不时与陈余红讨论些菌棒制作的细节问题。

  李蛇喜种植香菇已有11年,种植香菇面积近10亩。每年平均收入20万元,城里不仅买了宽敞的住房,还买了轿车。

  陈余红说,桥头村地处里下河,过去村民一直以种植稻麦为主,刨去种子、农药、化肥等成本,每亩仅几百元的收入。1994年,有几户村民从外地学到了香菇种植技术,回来在姜溱公路东侧试验种植。他们采用粉碎胡桑枝条作基质原料,获得了成功。

  1995年,时任桥头村副支书的陈余红看到了香菇产业发展的潜力,率先承包6亩田,并请来浙江种菇师傅,田头指导,种起了香菇“示范田”。

  随着各地高效农业快速发展,桥头村“两委”决定力推香菇种植。“两委”班子成员带头,流转了30亩地种植香菇。村“两委”多次组织村民赴海安及苏南学习种植经验、管理技术,邀请上海、浙江食用菌研究专家来现场指导。到2006年,该村香菇种植户增至30多户。

  陈余红的弟弟陈余彩原先在外“玩大船”,发现哥哥种植香菇挣的钱比自己还多,顿生返乡种香菇的念头。2008年春节后,陈余彩承包了20多亩地,跟着哥哥种香菇,第一年因管理不善挣钱有限。陈余彩没有灰心,第二年跟着哥哥拜访江苏农科院等科研院所专家,掌握了湖桑枝条综合利用等先进技术,当年净赚20多万元。

  为推广“桑枝-香菇”生态循环模式,2010年9月,陈余红弟兄俩注册成立江苏鸿程食用菌科技有限公司,并与江苏农科院、上海农科院、国家食用菌工程研究中心建立长期合作关系,组建专家跟踪服务团队,建立了100亩的食用菌标准化示范基地,为菇农提供食用菌培育技术、菌种制作、菌棒生产、香菇销售的全程生态产业链服务。

  为让菇农们抱团发展,打造品牌,2011年6月,陈余红弟兄成立了泰州市红陈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,当年吸引170户种植户加盟,构建了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的香菇产销模式,注册了桥头香菇“苏福”牌商标。

  合作社成立当年,种植户户均纯收入近5万元。2012年10月,该专业合作社获评全省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。

  有了合作社,菇农只要负责香菇生长过程中的管理以及成熟后的采摘,其余的事合作社包了,菇农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
  村民李建华2009年从企业辞职,承包了8亩田种植香菇。2011年下半年,李建华加入合作社,直接买回菌种,香菇生产过程中专家跟踪技术服务。这几年,他每年净赚近10万元,砌了房子,买了车子,过上了小康生活。

  50多岁的刘兰珍,丈夫智障不能劳动。桥头食用菌产业发展壮大后,她和大多农妇一样,在家门口打工,一年四季帮菇农干活,少时每天六七十元,多时每天150多元。家里的3亩多田流转给别人种植香菇,每亩有租金900多元,加上打工收入,刘兰珍每年收入有三四万元。“自家虽然没有种植香菇,同样发了这个产业的财。”刘兰珍高兴地说。

  桥头村香菇种植还带动了周边杨院村、大杨村、状元村等村民参与。姜堰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,三水街道党工委副书记、办事处主任左丞介绍,目前,当地香菇种植面积已有1500多亩,成为全省规模最大的香菇种植基地。原桥头镇因此获评“全国一村一品”示范村镇,“苏福”牌香菇被评为江苏省著名商标、江苏省名特优农产品。

  香菇种植亩产年收入达到2万元,是实实在在的富民产业。按理,更多的村民会被吸引过来发家致富。但是,现实却是,近年来种植香菇的农民数量不增反减。据介绍,鼎盛时期,当地香菇种植户达到200多户,种植面积2000多亩,食用菌销售规模近亿元。如今,香菇种植户150多户,种植面积1500多亩,年销售7000万元左右。

  调研发现,当地香菇种植方式多年未变,种植技术靠手眼相传和相互模仿,品质提升遇到了瓶颈。

  菌棒制作是出菇率和香菇品质中的重要一环,而近年来坏袋率却有所攀升。这几年,气候变化频繁,异常天气增多,而种植户囿于传统习惯,没有根据气温变化调整接种时间,造成坏袋率不断攀升。此外,随着种菇效益提高,菇农在扩大种植规模的同时,却没有增添相应的灭菌设施,小马拉大车式的灭菌,造成灭菌不彻底,也是坏袋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手工作坊式制棒,费时耗力,也难以保证菌棒质量。而浙江以及省内灌南等产菇地,早已是现代化生产模式,工厂化制作菌棒,有技术标准和操作规程,自动化程度高,全程质量精准把控。种植户直接采购菌棒育菇,减少了杂菌污染,大大提高了出菇率和香菇品质。

  32岁的姜芬芳是大杨村村民,她和丈夫一起承包了11亩地种植香菇,是远近闻名的香菇种植示范户。去年,夫妻俩因找不到制菌棒的工人,无奈放弃了香菇种植。姜芬芳说,夏季制棒,员工难求,种植户自己动手,日夜忙碌,实在吃不消。“要是将来能从标准化工厂里买到高品质的菌棒,我们还会回来重操旧业,毕竟这是个赚钱的好行业。”

  陈余红介绍,红陈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时,曾采取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模式,由鸿程食用菌科技有限公司向种植户统一供种、统一技术,合作社统一管理、统一销售,实行抱团发展。可好景不长,一些菇农认为鸿程公司赚取了菌棒利润。于是,他们纷纷回家搞起了家庭作坊式制棒。鸿程公司也因此未能及时上马现代化设施,错过了实施工业化制作菌棒的最佳时机。

  “小农意识害死人。”陈余红对此痛恨不已。他说,合作社成立初期,带领菇农致富成效明显,上级部门奖励了20万元钱,本打算用于冷库等设施建设,可菇农们却要求分了奖金,并由此闹出不小的矛盾。此后,合作社就由紧凑型合作变成了松散模式。现在,种植户“各打各的锣、各敲各的鼓”,香菇质量好了就自行销售,不好就交给合作社,影响了合作社品牌声誉,羁绊了产业发展。

  一些来桥头采购食用菌的外地客商还有别的视角。在他们看来,桥头食用菌品种单一,绝大多数农户只种植香菇,鲜有杏鲍菇、猴头菇、金针菇等品种。作为全省最大的香菇生产基地,他们希望能在当地采购到多个品种的食用菌产品。

  “传统农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必然面临资金、技术、管理、市场等方面的瓶颈问题。解决问题的出路在于创新模式,要用工业化思维探索解决农业产业发展壮大的难题。”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王桂宝,曾经在原桥头镇大杨村挂职任村,他一直关注桥头香菇产业发展,积极提倡在当地打造食用菌现代产业园。

  江苏省社科院泰州分院助理研究员焦金芝也认为,通过建立农业产业园区推动香菇产业高质量发展,是抓住了发展的“牛鼻子”。现代农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,如投入分散、融资难、风险大等,在农业产业园区这个层面,会有一个质的改善。同时,作为工业化发展模式在农业领域的运用,农业产业园突破了第一、二、三产的限制,可以实现传统产业与现代技术的有效嫁接,文化与科技紧密融合,拉长产业链。产业链越长,增加值便越大,抗风险能力也越强。

  据了解,原桥头镇也曾规划香菇园区,并建成国家食用菌标准化生产示范基地。但由于投入不足等原因,该基地未能充分发挥出应有的核心带动作用。

  作为一个富民产业,桥头香菇产业发展正引起多方关注,市农业农村局专门安排750万元产业扶持资金,姜堰三水街道配套250万元,在原桥头镇区域打造食用菌现代产业园,构建食用菌产业发展的生产体系、技术体系和经营体系,全方位推动食用菌产业转型升级。

  姜堰区农业农村局长王国斌对园区打造也有了初步的思考。他认为,食用菌现代产业园应该大力推进标准化种植基地建设,加大技术培训与新品种推广,提高科学种植技术水平;同时建立标准化推广体系,制定从备料、装袋、灭菌,到管理、采菇、保鲜、加工、外销等环节的操作技术规程,构建覆盖整个生产加工过程的质量追溯体系、检测技术体系、标识标签体系,打造姜堰食用菌知名品牌。

  市农业农村局农机处处长徐卫华认为,产业园要整合合作社和企业的资源,引导种植户“香菇为主、多菇并存”,不断扩大种植规模,同时发展高温香菇种植,秋栽香菇,实现全年不间断供应。

  龙头企业的引进,已经启动。去年底,三水街道引来三位客商合伙投资1000多万元,创办食用菌深加工企业江苏君知未食品有限公司。该公司执行董事程晓峰说,他们已完成真空锅炉、颗粒燃烧炉、真空脱水机等设备安装调试,公司还注册了“百果蔬”品牌。目前,企业已具备投产条件,满负荷生产后,每天可生产1.2至1.5吨香菇脆片等休闲食品,可消耗5至6吨新鲜香菇,相当于当地四分之一的产量。这将拉长当地香菇产业链,拓宽食用菌市场,极大提升菇农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。

  “撑杆跳”,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支点。食用菌现代产业园,或许正是桥头食用菌产业实现“撑杆跳”的有力支撑。

  图①②:菇农采摘香菇。(资料图)图③:鸿程食用菌科技有限公司菌棒生产基地。钱宏斌摄www.xgau.com.cn